第207章 看不起女子还是不相信他们的医术(1 / 2)

“是死是活汉阳侯不是亲眼所见吗?”温含章对这位庆阳县主实在没什么好印象。

还是贵妃的时候,这位庆阳县主每次进宫都仗着自己是陛下的长辈争锋相对,百般讨好皇后。

后来她被侧立为皇后,庆阳县主倒是许久都没有进宫了。

“皇后娘娘,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谁知道汉阳侯是不是因为看上了那医馆中的女子所以才想要帮着打掩护,臣妇可是没有见到臣妇那苦命的女儿!谁知道她如今遭的什么罪!”

庆阳县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就好像汉阳侯夫人已经死了一般。

温含章静静地等着庆阳县主哭诉。

整个厅中只能听到庆阳县主的哭泣声。

本以为会得到安慰的庆阳县主在哭了半天发现没有人理会之后顿时停了下来,有些不满的埋怨道:“娘娘!臣妇只是可怜臣妇的女儿。”

“你知道开办大齐医馆是陛下的意思吗?”

庆阳县主顾左右而言他。

“娘娘,臣妇只是心疼女儿,活生生的被剖开肚子取出胎儿,那可是妲己这等祸国妖姬才做出来的事情。若是汉阳侯当真心疼满娘,怎么会将满娘送到那几个女子开办的医馆之中。难道太医院就没有一个太医能救治满娘了吗?”

汉阳侯脸色通红,目光落在了还跪在一边的胡太医身上。

“娘娘,微臣有话说!”汉阳侯起身抱拳道,见温含章没有反对,这才开口辩驳:“岳母这话似乎是在责怪我没有尽力救治满娘,若不是为了满娘我怎么会将满娘送到大齐医馆。当日来给满娘诊治的就是这位胡太医,满娘难产,情况危急,稳婆束手无策,我专程去太医院请了胡太医来府上。但是胡太医亲口说的要么只能保大人,要么只能保孩子,若是要两者都要保下只能去大齐医馆,还和我说宫中的淑妃娘娘就是大齐医馆的光大夫救治才能母子平安。因为这话我才送了满娘去大齐医馆,岳母却疑心我存有私心,当真是让人寒心。”

庆阳县主依旧是一脸的不服。

“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左右如今满娘是生死未卜。”

汉阳侯一个晚辈和庆阳县主一个长辈据理力争并不合适,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都是被庆阳县主抓住了弱点不断的开口攻击。

“庆阳县主,你不信汉阳侯,如今胡太医就在这里,两相对峙不就真相大白了!”温含章制止了庆阳县主的撒泼。

庆阳县主像是才看到胡太医一般,不情不愿的开口:“说不定胡太医为了维护娘娘说假话呢!”

温含章冷笑:“所以县主是认为陛下和哀家蓄意谋害汉阳侯夫人了?”

“臣妇不敢!臣妇没有这个意思!”

“胡太医,当日你去汉阳侯府汉阳侯夫人是什么样的情况?你是真的没有把握,还是不愿意出手相助!”温含章已经将前因后果查的清清楚楚,所以这一刻问出的话胡太医不敢隐瞒,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

“当日汉阳侯夫人的情况很凶险,若是微臣和稳婆联手,将胎位正过来并不是不能平安的生产。只是这法子代价太大,正胎位的时候产妇便有可能支撑不住,而且变数太大。汉阳侯对侯夫人十分看重,多做多错,少做少错。微臣和稳婆商议之后便决定不出手,也就没有错处。之前淑妃的情况比汉阳侯夫人的情况还要凶险,汪四娘几人都能让淑妃母子平安,汉阳侯夫人肯定不会有问题,所以微臣才会故意在汉阳侯面前提到了大齐医馆。微臣也是一片好心,只是希望汉阳侯母子平安。”

胡太医捡好听的说,事实远比现在的更加难堪。

他们可是希望汉阳侯夫人在手术当中直接去世的,只是光琴的医术高明所以没有得逞罢了。

庆阳县主还在固执己见。

“臣妇不信,若是真的这么危险,他们几个女人怎么会这个法子!”

光琴这才开口:“县主是不相信我们的医术,还是不相信女子有这么高的医术!难不成县主自己一事无成,就要这天下的女子和您一样只能盯着后宅的一亩三分地吗?”

“你放肆,我面前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权利了!”

“光琴没有说话的权利?在本宫的栖凤宫,什么时候轮到县主做主了?”

温含章冷着一张脸,庆阳县主不敢造次。

之前温含章还是贵妃的时候,庆阳县主可帮着王皇后出了不少主意,谁能想到贵妃能一跃成为皇后,而王皇后却被废了。

本就因为之前的事情心虚,庆阳县主就担心温含章会秋后算账。

“臣妇不敢!”

温含章接着光琴的话问:“庆阳县主,你是不信他们的医术,还是不相信陛下和本宫的眼光!”

“臣妇只是不相信他们身为女子却能有这样精湛的医术!”

她可聪明着呢!

“娘娘,淑妃娘娘带着二皇子过来请安!”

倚梅进来通报。

这是温含章的安排,唯有亲眼看到才能让庆阳县主信服。

“让他们进来!”

庆阳县主的一双眼睛像是粘在淑妃身上一般,二皇子因为胎里就比寻常孩子胖一些的缘故如今看着虎头虎脑的。

“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