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以身试险(1 / 2)

【一个被婴儿打败的人,值得你这么尊重?】

黛拉被眼前这行字惊住了,她眼睛睁大,握着羽毛笔的手颤了颤,一时不知道该写什么。

【我一直都很想见你,不过玛吉总是刻意回避这一点,你知道为什么嘛?】

龙飞凤舞的字迹不紧不慢地浮现着,给人一种游刃有余的玩乐感,黛拉眉毛皱了皱,她仍旧犹豫着,但是手上的羽毛笔已经靠了上去。

‘因为他总是想保护我。’

【他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

是试探,还是?

不,再怎么,玛吉嘴里的不会是对她很坏的话

纵使心里犹疑不定,黛拉手上却没有丝毫犹豫地接着写道,‘那看来玛吉已经达到保护我的目的了,可惜我还是太好奇了。’

日记本沉寂了一会儿,然后岔开了话题,【你在好奇什么?什么东西能让你冒着危险找我过来】。

‘你,我在好奇你,而现在,我更好奇了。’黛拉丝滑地在日记本上写着。

【你觉得,我是什么?】

黛拉手腕一顿,将刚刚与日记本的谈话仔细回想一遍之后,才慢慢动起了笔,‘他不像你这样耐心、也不会用你这样戏谑的语调说话,但我仍旧觉得你是他。’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我是伏地魔’

黛拉特地把这两行字写了出来。

【你调查过我?这可跟玛吉说过的不一样。】

我?什么我?哪来的第二个人?

黛拉一时都觉得他们没在聊同一件事,临动笔前才反应过来,日记本将汤姆和伏地魔分成了两个人。

她本来只以为这是伏地魔变化了形式的把戏。

‘如果玛吉什么都能照顾到,那我们今晚也不可能交流了。’黛拉眼睛闪了闪,没继续追问日记本的身份,但心里确定了八成。

她现在面对的,估计是五十年前在霍格沃茨的伏地魔,是那一段时期的优秀学生会长汤姆·里德尔,他不知怎么被保留到了这本日记里。

相比于伏地魔近乎神经质的自傲,汤姆似乎要有修养的多,不过他展示出来的那种不急不徐的玩弄,和伏地魔一样傲慢。

【你说得对,没人能面面俱到,那你现在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嘛?】

黛拉握着羽毛笔的手蓦的一重,接着整个右手都砸在了笔记本上,这时候再想抽手回来已经来不及了,所以黛拉咬牙强撑着用羽毛笔接着写道:

‘你确定要对我下手?不会妨碍到你和玛吉嘛?’

【我不在乎他。】

“厉火之焚!”

看到汤姆·里德尔回话的那一刹那,黛拉立刻对日记本用上了黑魔法里能焚尽一切的厉火咒,然而手上的吸力丝毫没有减轻,猛烈的火焰甚至都没能让日记本熏黑一点。

【黑魔法学的不错,但还需要点火候】

日记本仍旧不紧不慢地浮现出字来,闪烁不定的火光烤的那墨迹一亮一亮的,仿佛过去的那位青年正于这闪烁间向现在窥来。

不,不对!

在对日记本施咒时,黛拉明显感受到了一种禁锢感,施放的魔咒威力也远远低过预期,这是从未有过的状况。

不过也没有时间给黛拉深思这一点了,她当机立断地摸出藏在身上的匕首,用力朝日记本刺了过去。

虽然匕首是她的一点准备,但发展到只能求助物理攻击的境地,基本是没什么翻盘的希望了,她只是需要表现得足够反抗。

“咔擦——”

金属折断的清脆声响起的那一刹那,黛拉陷入黑暗,一种被吞噬的麻痹感也从右手开始传直全身,她歪向一边,好像灵魂被猛地抽走了。

“咣——”

脱力的黛拉滑下椅子,整个人栽倒在冰凉的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这时候的黛拉失去了视觉和大部分的知觉,但也就是因为大部分的感官被剥夺,使得她残存的听觉无限灵敏起来。

她听见一阵书页哗啦啦响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很急,但给人感觉并不粗暴,好像只是轻柔的风对着书调皮地多走了几个来回。

紧接着,是离她很近但轻重变化突兀的脚步声,黛拉的意识也随着脚步声的靠近越来愈模糊,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十分磁性好听的男声传入她的耳朵:

“和你聊天很愉快,但我想,不管是你还是玛吉,都应该和我一样不尊重那个败得可笑的人。”

“你们都太想当然了,而我是独一无二的那个。”

“可惜你的灵魂实在是太抗拒我了,不过也足够了。”

果然,不管是血肉还是灵魂,她对伏地魔来说都是非常有用的。

对黑魔王来说,这就是血亲的意义吧。

独一无二的那个,哼.......都是一样的傲慢与让人厌恶。

黛拉不知道临近昏厥的自己会不会把平日里总是压抑的嫌恶摆在脸上,她现在只是很想对这个不寻常的伏地魔发一个折磨人的恶咒。

但在黛拉看来,过去、现在和未来,是一以贯之的。

你千万不要也败得那么可笑,汤姆·里德尔。

以身试险,有点太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