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试探(1 / 2)

从邓布利多办公室出来的时间已经很接近宵禁了,不过这位格兰芬多并没有给黛拉用以给费尔奇解释的纸条,这或许是对黛拉能力的信任。

当一个人走在昏暗的走廊上时,黛拉才意识到了自己又在违反校规,虽然事出有因,但她还是对自己漠视规则的习以为常感到小小的惊讶。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发展成这样了。

黛拉放慢了脚步,当真细细思索起来,妄图在过往的记忆中寻得蛛丝马迹,却怎样也不能确定自己转变的节点,这大概是因为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吧。

这说明我是个标准的斯莱特林。

压下心里其它想法,黛拉这么安慰着自己。

她仍旧慢悠悠地走着,与邓布利多的这次交流很愉快,也让黛拉认识到了自己的一点急躁,如果什么都要盯着结果来的话,学习会少了很多乐趣的。

或许也可以拆一点其它的炼金物品来学习一下。

走在平常夜游时会选择的偏僻楼梯上,黛拉尽情发散着思维,连带着黑沉的眼睛也敛去了不少光彩,但在偶然瞥到楼梯侧边蜷缩着的小小身影时,她的眸子一下凝起。

“金妮——”黛拉低声叫着她的名字,踏踏的跑到金妮身边,十分关切的微微弯下腰看向猛地抬起头的女孩,“你怎么在这儿?已经过宵禁时间了。”

“我,我......黛拉,我迷路了。”一对上黛拉的眼睛,金妮就又低下了头,她的声音不复平时的活力清脆,慌张地应着话。

“滴-”“滴—滴”“滴滴”

调子不一的短促滴滴声从黛拉袍子的口袋里响起,这是非常经典的窥镜叫声,看着身前猛然一僵的金妮,黛拉一时也分不清她是被吓到了,还是因为谎言被拆穿而发抖。

黛拉略沉吟了一下,然后一把拿出口袋里所有的窥镜,不得不说,邓布利多给的窥镜比平常见到的精巧多了,在这种昏暗的情况下,除了那条项链,这些窥镜都散发着微微的荧光。

“真是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金妮,这些是邓布利多校长给我的一些次品窥镜,”黛拉将放着窥镜的手掌递到金妮眼前,她用另一只手一个个点过这些窥镜,“校长说这些窥镜在制作时过分追求了外貌,导致功能有了缺陷,就算空无一人时有的也会不停叫起来。”

被黛拉点到的窥镜一个个哑了声息,她特意将那些因为被拆解而功能破坏的窥镜排布到一边,让金妮清楚地意识到这些窥镜不会叫,“你也知道我会摆弄一些小东西,这些是我要拆了做饰品的。”

金妮咬了咬嘴唇,脸色在窥镜的微光下显得十分苍白,她抬头睁着一双大眼看向黛拉,“没关系,黛拉......”

金妮的红色长发随着她抬头的动作上抬,黛拉这才瞥见她手上紧紧抱着一个日记本式样的本子,出于对隐私的尊重,她没多问什么,只温柔地搭上金妮的肩膀,“现在费尔奇应该正在塔顶巡逻,我送你上去吧,别看我这样,可有着不少夜游经历呢。”

“嗯......”听着黛拉的话,金妮终于笑了起来,但也只是勾起了浅浅的弧度,脸上带着平常从未有过的局促。

“那走吧。”黛拉脸上挂着跟平常一样的笑容,她将手上的窥镜又收回口袋里,这时候那条冰凉的项链已经变得非常温热了,黛拉的动作没有停顿,转而牵上了金妮的手,领着她从二楼一路走上格兰芬多休息室入口。

临分别前,黛拉再次搭上金妮的肩膀,用着比平常更轻柔的声音说着,“平常要有什么事的话也可以找我的,金妮,我好歹也算个学姐,还认识现在的女会长呢。”

金妮没说话,只抬头用她的大眼睛眨了眨,然后抿着唇点点头,就小跑着走进了格兰芬多入口。

“......”看着格兰芬多的石门关闭,黛拉才皱起了眉,她略顿了一下,有些担心的呼出口气,但是她这时候既不知道金妮为何如此,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心事重重的往楼下走。

走到斯莱特林入口前时,黛拉一直蹙着的眉狠狠皱了一下,又很快舒展开来,不过眉心仍旧发紧,她的手伸向口袋,从一众被她施了无声咒的窥镜里拿出了那条项链,摸索着戴到了脖子上。

拢拢衣服,确定项链深埋于衣领之下后,黛拉念起了这两周的口令,“辉煌。”

石墙应声移开,露出空无一人的公共休息室,里面半明半昧的绿光打在黛拉苍白的脸上,衬得她的脸色有些阴沉。

一路走到自己的寝室门口,在黛拉打开门的那一刻,原本休憩在床上的玛吉就立起了身子。

“嘶-哈——沙(久等了,今天临时发生了一点事情)。”盯了一瞬玛吉身上青灰色的花纹后,黛拉关上了寝室门,她走到床前先接了玛吉到手上,然后边拿下身上的包边朝书桌走去。

“海-希哈——莎希(今早我被海格叫走了,是去禁林那边,他们应该也有告诉你吧)。”黛拉眼睛微微垂下,几句话略过了今天在海格小屋的一天,因为这大概都在那些蛇的眼睛之下,玛吉也不会对‘泥巴种’的事情感兴趣,所以她只粗粗交代了两句。

小主,这个章节后面还有哦,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