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暴行(1 / 1)

月光穿过黑湖落入斯莱特林阴暗的地牢时,会变成一种微莹的绿色,窗外偶尔还会有一些闪着光的浮游生物游过,若有心体会,在这样静谧的莹绿色光芒下会让人尤其放松安宁。

可惜,今夜的月色只能照出黛拉一片狼藉的寝室,以帕金森为首的三个女生正随意的坐在她的小床上,百无聊赖的把玩着自己的魔杖。

宿舍的小门上已经做了一点小机关,只要里德尔一推开,托人从韦斯莱双胞胎那里买来的嗅嗅粉就会倾倒在她身上,这种刺激性的粉末一定会让她涕泗横流,连抽出魔杖都反应不过来,之后,她们就会在那个泥巴种身上甩几个锁腿咒、口齿不清咒,让这个高材生用不出一个咒语。

虽然她们还没有学到黛拉用在马尔福身上的变形咒,但是有足够的恶作剧道具可以用,让人红眼睛的罗根水,吃进嘴里会发烧的硬糖,还有什么用了会长斑点的鼠尾粉,她们近乎是买了所有能让人吃点苦头的东西,达芙妮还学会了鼻涕虫咒。

一定能让那个敢跟纯血叫板的里德尔好好吃点苦头!

帕金森打算用这场施暴让那个因为经常加分而颇受学长学姐欢迎的里德尔认清自己卑贱的血统,看她以后还有没有那个信心出风头!

现在万事俱备,只差那个泥巴种了。

还真是跟格兰芬多的待久了,都要宵禁了还没回来。

三人正等的不耐,宿舍门处传来了小小的“吱呀”一声,一道小小的缝隙被打开,细碎的光亮渗入房间,但是门的打开程度还没有到能够触发机关的程度。

料想中的场景没有出现,这让三人防备起来,神情紧张的捏紧了魔杖对准门口。

一条灵活的身躯就着那一小道缝隙钻入房间,游入三人堆在地上的物品,蛇尾无声又灵巧的打开装着液体的瓶盖,扯开包着粉末的布条。

那声吱呀声后,是大约一分钟的寂静,这让帕金森心里焦灼起来,正当她要指使米里森·伯斯德去门口检查一下时,大门被猛的推开,三人皆是一惊。

好像被按了慢放键,她们看见准备好的机关上倾泻下粉末,黛拉那熟悉的身影却没有出现。在那些嗅嗅粉下落到半当中时,一道白光射向那些粉末。

“弥漫。”

熟悉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不太真切的传入帕金森耳中,轻微到帕金森认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眼前那些嗅嗅粉的覆盖范围却是肉眼可见的变大,也就是在这时,黛拉瘦削的穿着长袍的身影出现在那堆飞扬的粉尘后。

“啊!”

门口的身影尖叫起来,帕金森心里的得意还没扬起,铺天的嗅嗅粉就扩散至眼前,她们连发出尖叫的时间都没有,就被那刺激性的味道呛得咳嗽起来,眼泪鼻涕不住的往下淌,发痒的喉咙让她们无法大声说话,只能用手卡着嗓子想让自己尽力好受些。

昏暗中,被开了口的瓶瓶罐罐被细长却又意外有力的蛇尾卷起砸向她们,那一碰就能让人肿胀的药水让本就挣扎的三人疼痛起来,喉咙里的痒意再也阻挡不了她们的尖叫,在黛拉的床上,她们滚动挣扎着,有些矮胖的伯斯德更是滚下了床,哀嚎着跌入已经被拆开的药粉包。

红疮随着药粉沾上而浮起,她爆发出更大的嘶吼。空气里的嗅嗅粉没有散尽,身体的疼痛又让受伤的喉咙超负荷工作,几声过后她们就再也叫不出来,只能嘶哑的干嚎着。

暗地里使坏的玛吉刻意在满屋的嗅嗅粉里呆了一会儿后,才拖着怏怏的身体迅速滑向盥洗室,滑过小小的门槛时还将蛇身用力抽打向门槛,让原本光滑的躯体上出现几道破坏美感的伤口,又继续滑上水池,用蛇尾旋开龙头,冲着自己沾染上嗅嗅粉的躯体。

门外,黑发女孩则可怜无助地跌坐在地上,双手捂住眼睛痛苦的哀嚎着,那双总是乖巧湿润的眼睛泛着不正常的红,不停的流下眼泪,手腕也在不知何时划伤,正汩汩的向外淌着血。

艾莉安赶到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她连忙拨开不知如何下手的众人,蹲下身子握住黛拉的肩膀,想要将她扶起,女孩却是猛然抓住她的袖子。

“艾莉安学姐,玛吉,玛吉还在里面!”

女孩通红的双眼无神的看向她,那不断淌下的泪水不知是被刺激的还是因为焦急,黛拉的喉咙似乎也受到了刺激,声音不复往日的清脆,而是一种让人绝望的嘶哑。

艾莉安这才注意到房间内还有一些混杂的嘶哑声,不少穿着睡衣的女生都捂着鼻子往房间里看,就着微绿的月光,她看见三个身影在里面扭动着,还带着瓶瓶罐罐滚动的声响。

拜托两位同年级女生将黛拉送往医务室后,艾莉才拿着魔杖走进门口。一阵熟悉的嗅嗅粉味先传入鼻腔中,艾莉安咳嗽了两声,看着眼前房里还未完全散去的粉尘,她举起魔杖挥动起来:

“清洁一新!”

房间里的尘雾退潮般散去,月光下那三个躯体的扭动幅度变小,哀嚎声还在继续,艾莉安沉着脸走进去。

本小章还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