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4章 彻底疯了,势如破竹(1 / 2)

高承乾后背一寒,没再开口。

因为他知道,若是再开口劝阻,陈旭阳真的会杀了他。

这些年来。

陈旭阳越发癫狂了。

劝不动,他只能换个话题,旁敲侧击。

“好,你是教主,都听你的。”

“不过,朝廷讨伐的大军已经开拔了,领兵的是江瀚,另外还有高手随行,这就是针对咱们的,而且那些高手带头的……是东绝聂飓。”

提到聂飓,他心中畏惧。

比起江瀚,他显然更怕的是这位。

南疆地势复杂,就算江瀚再会统兵,能在正面战场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

一旦进了山地,江瀚若是敢追击,他们就可以利用地形,跟江瀚打游击,数十万教众足可以把江瀚军队拖垮。

最关键的是。

无论死了多少人,江瀚大军都是不具备在深山密林中找到他们老巢的可能的。

就算打的再凶,战斗再激烈,死的人再多。

身处群山,位于后方指挥的自己,是绝对安全的。

可聂飓不一样。

一个五绝带着那么多一流以上的高手,他们在深山密林之中,简直就是如鱼得水。

尤其是像聂飓这般的绝世高手。

更是来无影去无踪。

若是被他带着高手摸到老巢,后面的他不敢想了。

听出高承乾言语间的畏惧,陈旭阳不满。

“区区一个五绝,又能翻起什么风浪?”

“五绝,我又不是没杀过?”

“他最好是敢来,呵呵呵……”

陈旭阳双眸之中红芒在温泉的雾气中流转,氤氲不定。

“这倒是不假,但南山、西火当年已经被杨辰废了,风烛残年…武功又一落千丈,但聂飓正值壮年,武功正是巅峰……”高承乾低语。

“嗯?”

陈旭阳扭头,一张白到几乎发光的脸,容貌艳丽,一双红唇宛若鲜红的血,双眸之中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你觉得我不是聂飓的对手?”

“不不,不是,我只是担心你……”高承乾声音微颤。

现在的陈旭阳太可怕了。

已经没了半点人味。

“哼!”陈旭阳冷哼一声。

高承乾只觉得一张无形大手压了下来,他跌落在地上,跪了下去,根本直不起身来。

压力越来越大。

他骨骼都开始咯吱作响,心脏剧烈跳动,几乎要裂开了。

终于在他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所有压力消散于无形。

“你担心我?”

“哈哈哈哈……”

陈旭阳放声大笑震的整个大殿都在微微颤抖。

“你是巴不得我死吧?”

“不敢,不敢,旭阳,我绝没有这种心思啊!”高承乾辩解。

“还骗我?”陈旭阳声音冷漠。

“你在外面养的那个小妖精,以为我不知道?”

“琳儿?”高承乾猛地抬头。

“你把她怎么了?”

“急了?”陈旭阳浮在温泉池中,饶有兴致的看着高承乾。

“你把她怎么样了?”高承乾追问。

“还能怎样?剥皮拆骨,喂狗了。”

“什么?”高承乾睚眦欲裂。

“她已经有了身孕啊!”

“你,你为什么要杀了她?我想给高家留个后,都不行吗?!”

愤怒暂时压住了心中干的恐惧,他猛地起身冲到温泉池中,抓住陈旭阳。

“我这些年为你出谋划策,对你言听计从,我就想给高家留个后,你都不让?!”

池水溅起水花。

高承乾发疯一样对陈旭阳拳打脚踢。

可是他使尽了全身力气,连陈旭阳的护体罡气都破不了。

一通发泄后,他心如死灰。

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

心中哀嚎,嘶吼。

爹,我对不住你啊!

我想给高家留个后,都做不到,我枉为人!

“承乾别哭……”陈旭阳声音突然柔和下来,好似多情的少女。

柔软的纤细手掌轻抚高承乾泪痕。

“别哭,有我在,我会帮你的。”

“不过是个孩子,我也能办到……”

高承乾怔怔看着陈旭阳,整个人双目变得呆滞。

陈旭阳疯了……

已经彻底疯了。

但自己已经回不了头了。

若说这些年最后悔的是什么,那就是给陈旭阳出谋划策,助他在南疆建起教派。

原本的野心,彻底成了现如今囚禁自己的牢笼。

此时再看。

当年在京都,鲜衣怒马的贵公子生活,真的是美好。

可人为什么就不知道满足呢?

这山望着那山高。

最后,兜兜转转,却把自己压在了山下,苟延馋喘……

高承乾浑浑噩噩。

任由陈旭阳摆弄着,他现在突然不再畏惧死亡。

或许死,对他来讲,已经是一种解脱。

可是……陈旭阳不会让他死。

他连死……自己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