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天外天(3)(1 / 2)

院门外,灵泽去而复返,正好将青骄斧与殊华的对话尽收耳中。

“我们且看灵泽会怎么做吧。”殊华的语气冷淡而漠然,仿佛那只是个寻常外人,并非是她相守多年、出生入死、才刚抵死缠绵的伴侣。

灵泽完全愣在那里,他没想到殊华非但不替他辩解,态度还如此冷漠。

她不信他,也或许是厌烦了,再不然就是从不曾真正原谅过他。

思及二人平日里的种种恩爱缠绵,再想起殊华半个时辰前还星眸迷离地搂着他的颈项、温柔热情地说着许多私密的好听话。可是一转眼,她就这样……

灵泽的胸口又闷又痛,委屈又难过,情不自禁收了声息,不让院内的人察觉他的存在。

又听圆滚滚不服气地替他辩解:“神君还能怎么做呢?!无非是尽力对殊华好罢了!殊华刚才不是还很喜欢他吗?若非彼此相爱,很难如此欢愉默契吧?”

灵泽屏住呼吸静听,忍不住多了几分渴求期待。是啊,殊华特别喜欢他在床笫之间的种种表现,她望着他的眼神璀璨如星子,温柔得能滴下水来。

她那样的性子,不喜欢,根本不会允许他碰她。所以,她应该还是爱他的吧?

“呵呵……”青骄斧的嗤笑声尖利地响起,“傻鸟,不过各取所需而已,主人要坐稳殿主之位,自是离不开灵泽辅助,刚好他又很了解主人的喜好,主人便用他排解寂寞,兼顾双修,怎么就彼此相爱了?”

熊熊怒火自灵泽胸中燃起,他怒不可遏,想要将这居心叵测、恶毒可恨的青骄斧撕成碎片。即便不能,也盼望殊华能够痛骂暴揍青骄斧一顿。

然而殊华什么都没做,只淡淡地道:“都闭嘴。”

院子里再无声息,殊华安然入定并开始修炼。

她是如此地不在乎,如此地淡然平静,所有情爱纠葛都是小事,远远赶不上修炼更重要。

灵泽失望至极,越想越难过,胸口闷痛,难以呼吸。

聆金印同情地劝道:“主人想多了,殊华若是不喜欢,岂肯与你厮守这多年!”

“或许是看我可怜吧。她貌似冷漠,实则最为仁厚。”灵泽扶额惨笑,自觉这些年来真的是难为了殊华,又觉着自己不该不知足。

他曾经对她做过那么不好的事,堪称几世的仇人,她非但替他修复身躯,还一直忍耐满足他的痴缠,真正仁至义尽。

神君不是神君了,色衰而爱驰。

这种情况下,再一厢情愿地纠缠下去便是自私无耻、丢人现眼,确实是到了该放手的时候。

聆金印察觉灵泽的退意,竭力想要劝导:“不是这样的吧,您还没问她呢……”

“不用问了。”灵泽哑声道:“你知道的,这些年我做过的那些噩梦。”

神明之躯,很少做梦,一旦有了梦,往往都是预兆。他梦见过无数次与殊华分手,每一次都是痛彻心扉,堪比毁灭。

上天早有预示,殊华又有了厌倦怀疑之意,便不该再强求为难于她。

院内,殊华感觉到剧烈的情绪波动,立刻飞身而起,正好看到灵泽离去的背影。

她不知道他为何去而复返,又返而复去,便叫他:“你要去哪里?”

灵泽不肯回头,只温声道:“你睡吧,我去弄些好的食材准备明日的饭食。”

殊华正想说不必这么麻烦,有什么就吃什么,却又听他接着说道:“好为你饯行。”

殊华看他举止,知道他定是听见她和青骄斧刚才的对话,又闷着生了气,便故意问道:“饯行?你不是要和我一起去的吗?”

这男人,一辈子的亏都吃在不张嘴上,她日日夜夜反反复复与他说了又说,叫他有事一定要当面说明白,他却始终不改,非要做那万年的蚌壳。

就连青骄斧这种低劣的挑拨也能成功,她真是服了!她什么都没做呢,他先就自个儿委屈上了!

却见灵泽始终背对着她,语气平静:“不了。我仔细想了想,若是我们全都离开,苍梧境无人主持大局,说不定会大乱,届时生灵涂炭……”

殊华先还以为他只是在赌气而已,听到这话,顿时破了防,郑重其事地问道:“你不跟我走,要留下来守护苍梧境?”

曾经的云中宫主人,高高在上的掌管雨水的神明,无情无爱,只为天下苍生而活。

因为这个缘故,他将她扔在云中宫冷待多年,尽失夫婿职责,导致独苏母子有机可趁,害她凄惨丧生,两世悲凉。

今日,他上一刻还与她抵死缠绵,口口声声说要与她同去,说是无论如何也要留在她身边,转眼却改了主意,要独自留下守护苍生,呵呵……

灵泽听出殊华的不高兴,但他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不再痴缠为难于她,便只能用同样郑重其事的语气回答:“对,我靠苍梧境滋养才能有这一身本事,该守护它才对。”

“也是。”殊华怒火更盛,忍不住阴阳怪气,“确实当以苍生为重。是我忘了你曾经的身份和习惯。”

这些年来,二人一直默契地避免提及从前,因为太痛。

但此时此刻,她就是想要刺痛灵泽——这万年的蚌壳,委实令人愤恨,且还用这种理由!